<acronym id="flefl"></acronym>

    <tr id="flefl"><label id="flefl"></label></tr>

      1. <track id="flefl"></track><track id="flefl"><ruby id="flefl"></ruby></track>
        <p id="flefl"></p>

          南京銀行交易銀行部總經理孫明哲:一半是海水 一半是火焰——對供應鏈金融熱點的冷思考

          2019-12-19 13:41:29   內容來源:未知來源


          供應鏈金融需要的是復合型人才或者是跨界人才的支撐。要把商業模式、風控模式、以及各種司法數據、交易數據轉換成金融業務需求,通過科技語言把鏈上節點信息標準化。


          文 | 南京銀行交易銀行部總經理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CTB50)成員

          孫明哲

          來源 | 《貿易金融》雜志2019年12月刊


          近年來,政策層面對于金融機構開展供應鏈金融業務的扶持力度不斷加大,作為重要的產融結合業務,其被賦予更高使命。2019年伴隨著接連不斷的政策利好,普惠金融推進的不斷深入,將集產業、科技與金融于一身的供應鏈金融推向市場追捧的制高熱點。


          作為一名長期戰斗在一線的金融從業者,在當前政策、科技、市場的各種熱點熱烈追擊之下,筆者想就此談談自己的一些看法。


          一、供應鏈金融發展條件日趨成熟


          (一)國家政策導向的鼓勵


          2017年10月,國務院辦公廳正式發布《關于積極推進供應鏈創新與應用的指導意見》,首次將加快供應鏈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


          2019年初銀保監會下發供應鏈金融155號文明晰了供應鏈金融發展路徑。


          2019年10月24日,習近平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體學習時強調,要推動區塊鏈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解決中小企業貸款融資難、銀行風控難、部門監管難等問題,這為區塊鏈技術融合供應鏈金融業務指明了方向,并為金融業務創新提供了更高的期望。 


          2019年11月份最高院下發《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從法律層面對供應鏈金融進行了規范。發展實體經濟的頂層設計和政策體系的不斷完善,提升了市場信心。


          (二)科技手段對金融支撐不斷成熟


          大數據、區塊鏈、物聯網、人工智能和5G通訊技術等科技手段的日新月異,與供應鏈金融的特性不斷融合,助力中小企業的發展,賦能實體經濟。這些科技手段足以支撐打通供應鏈領域的信息孤島,實現交易的可視化,深度切合供應鏈金融發展的訴求,重塑傳統供應鏈金融業務,推動其不斷創新與優化。


          (三)金融生態體系的逐步完善


          供應鏈金融由于其本身具有的獨特性,具備天然的風險管理優勢;金融與科技的不斷融合帶來了多元化的融資主體,而不同的資金來源匹配不同的業務模式,使得供應鏈金融的運行更為靈活。


          隨著市場容量的持續擴張與信息化水平的不斷提升,企業之間乃至行業之間的關系都變得更加緊密。與之相應的,是供應鏈金融正在從圍繞著一個核心企業向形成一個關系到所有相關行業的產業鏈金融生態圈轉變,對供應鏈金融的良性發展至關重要。


          而隨著政府監管力度的加大,市場自律機制的逐步形成以及多方協作共贏商業模式的日益成熟,未來市場將進一步規范,生態圈將進一步向良性發展。


          二、供應鏈金融熱點之下存在“六個不匹配”


          雖然供應鏈金融的發展條件日趨成熟,在許多人眼中幾乎成為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萬能鑰匙,但是筆者認為其發展中仍然存在一些不和諧的聲音,具體表現為以下“六個不匹配”。


          (一)金融服務和產業需求之間不匹配  


          傳統的供應鏈金融服務中,供應商通過應收賬款的質押或轉讓獲得的短期資金,融資成本較高的同時,占用銀行風險計量資本,提升了杠桿率。


          而銀行依賴的是核心企業的控貨能力和調節銷售能力,出于風控的考慮,一般情況下,銀行僅愿意對核心企業有直接應付賬款義務的上游供應商(限于一級供應商)提供保理業務,或對其下游經銷商(一級供應商),提供預付款或者存貨融資,這就導致了有巨大融資需求的二級、三級等供應商/經銷商的需求得不到滿足。


          據統計,傳統的供應鏈金融大約僅能為15%的供應鏈上的供應商們(中小企業)提供融資服務。銀行對核心企業的過度依賴、核心企業信用分割意愿低等現實問題均導致供應鏈金融服務難以覆蓋長尾中小企業和穿透底層資產,金融服務難以匹配整個供應鏈上的產業需求,供應鏈金融的業務量受到限制,而中小企業得不到及時的融資易導致產品質量問題或市場銷售問題,會傷害整個供應鏈體系,也制約著供應鏈金融業務的發展。


          (二)數據來源與校驗手段不匹配


          供應鏈金融天生具備多方協作特性。但是,在傳統的供應鏈體系中,由于建設成本及信任問題,各級供應商與核心企業往往無法建設統一的業務系統(例如ERP系統),因此,與供應鏈整體業務相關的數據往往只能在企業內部流轉,很難傳遞到上下級企業中。


          數據壁壘的存在,導致信息流無法隨商流、物流共同在體系內流轉,金融機構授信信息也僅掌握在金融機構的手中,導致獲取信息的不透明以及數據來源的不真實性。


          而通常情況下,由于有核心企業資質的承諾,其與一級供應商之間的應收賬款可以作為后者從金融機構融資的依據。


          可是,在企業征信體系尚未健全的大環境下,供應鏈上中小微企業與金融機構間存在嚴重的信息不對稱,與核心企業具有合作關系的二三級供應商與經銷商由于不存在與核心企業的直接商業合作,故無法校驗整個交易流程中所有的信息流和進展情況,降低了供應鏈的運作效率,加大了操作難度和風險。


          對銀行等金融機構而言,信息不透明則使其無法從中小企業獲得有效的數據,進而懷疑整個交易的真實性,使得許多真實且急迫的融資需求被拒絕。


          (三)傳統信貸手段與現代交易不契合


          從本質上來看,供應鏈金融業務與傳統業務的信貸流程并無不同,都是由授信申報及審批、用信及貸后管理、事后處置(如有)三個階段組成。


          但有所不同的是,對于供應鏈金融業務,授信的基本原則是貿易背景的真實性和自償性,風險控制的核心是結構化安排和全流程管理。


          因此,在授信申報及審批階段,需要更加注重授信方案的結構化安排;而在用信及貸后階段,對信貸運營提出了更高更細化的管理要求。


          供應鏈金融業務通常是以具體交易為基礎,風險控制手段和業務操作流程緊密結合,并延伸到貿易流程的各個環節,通過對物流、資金流的動態監控確保每筆業務發生后資金的回籠,從而將部分信用風險控制轉化為操作流程控制。


          因此,我們需要從客戶主體信用風險和交易風險兩個維度去看待供應鏈金融業務。

          表1  傳統金融業務與供應鏈金融業務授信審查的比較


          傳統信貸業務的授信審查是從客戶維度展開的,對交易的自償性方面考慮較少,或者不作為主要評判標準。


          同時,由于缺乏對貿易鏈條中物流、資金流等數據的實施監控平臺,容易因信息不對稱而出現風險控制盲點。


          由于歷史沿革等原因,現行的風險管理制度、流程的形成是以傳統信貸業務為基礎的,難免在審批時會參照流貸進行審查,過分強調財務報表和抵押擔保等緩釋措施,在管理上形成“嚴進寬管”的局面。


          (四)法律監管環境與供應鏈金融訴求不匹配


          供應鏈金融是一種新型的融資模式, 它以核心企業為依托,在真實的貿易背景下,結合自償性貿易融資的特點,通過控制或使用資金流、商流、物流、信息流,提供綜合性金融服務方案和產品。


          近年來“大、物、移、云、鏈”等科技手段的運用確實為供應鏈金融的交易的可視化、信息的可信任方面提供了支撐手段,同時也對供應鏈金融的健康發展提出更高要求。


          熱點環繞的供應鏈金融,其風險的本質沒變,還款意愿依靠交易背景和科技亦不能解決。


          讓供應鏈金融健康有序發展,著實解決中小企業融資貴、融資難的問題,使得對供應鏈金融的司法訴求日益迫切。


          在中國近20年供應鏈金融的發展中,沒有明確的法律體系可以依據,基本通過案例和司法實踐不斷積累經驗。


          2019年是可謂是供應鏈金融開啟司法體系建設元年:


          1月1日實施《電子商務法》;


          4月23日通過第10次修改的《電子簽名法》;


          8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刊發《會議紀要》,在總結司法和實踐的基礎上,明確對部分供應鏈金融產品確認以及裁判準則。


          同年7月,中國銀保監會155號文提出推動供應鏈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指導意見


          10月最高法和銀保監會又聯合發文推進金融糾紛多元化化解機制。


          但是,供應鏈金融領域法律法規仍未形成體系。供應鏈金融涉及的參與主體較多,業務模式也較為多樣化,使得現有的法律法規很難完全覆蓋,監管政策不夠明確。


          對于供應鏈金融領域的金融監管框架已經初步搭建,但對于具體的風險管理細節有待進一步完善,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對于如何合規開展業務仍處于探索和案例總結的階段。


          (五)技術支持與供應鏈金融實現路徑不匹配


          首先,供應鏈金融上各個生態節點的信息互通技術支持上尚未完全實現整合。


          供應鏈金融的開展主要基于核心企業的信用,需要技術手段把供應鏈中的信息流、物流、資金流進行整合,實踐中多采用系統直聯的方式,實現數據交互,涉及到核心企業ERP、銀行供應鏈前置系統、供應商ERP、供應鏈服務平臺等。


          由于各參與方之間非統一的數據標準,實現系統直聯需要各參與方進行系統改造,耗費大量的人力、財力。


          實踐中,也有部分核心企業出于系統安全的考慮,不愿開放ERP 系統,無法共享數據。在系統直聯的方式外,亟待新的技術解決方案,以實現更經濟、更高效地共享數據。

          表2  傳統金融業務與供應鏈金融業務的數據 /科技支撐的比較


          其次,技術手段具備,但都是獨立分割,被分別應用在不同的場景中。


          供應鏈金融與傳統的信貸業務對數據信息的要求不同,而且供應鏈金融的各種業務場景之間既相對獨立又交叉融合,如何把散落在各種業務場景上的技術支點匯聚在一個完整的供應鏈場景中形成服務方案,是打破困局的關鍵所在。


          第三,科技和場景不斷變化,各方對于風險的理解和風險控制技術方案目前尚未統一。我們一定要抓住風險本質,以不變應萬變。


          不同主體、不同部門之間需要對風險及風險控制技術達成共識,才能保證技術的正確運用和快速迭代,未來技術才能賦能供應鏈金融業務,契合市場需求,推陳出新,提煉出普適化的供應鏈金融解決方案。


          (六)人才儲備與現代供應鏈金融不匹配


          供應鏈金融需要的是復合型人才或者是跨界人才的支撐。要把商業模式、風控模式、以及各種司法數據、交易數據轉換成金融業務需求,通過科技語言把鏈上節點信息標準化,再將業務需求轉化成高效快捷的普適的金融產品,供應鏈金融模式才能真正落地生根,服務于實體經濟。


          由于供應鏈金融業務的專業化特性使得其對從業人員的要求相對較高:


          一是要有扎實的信貸業務功底和風險審查能力;


          二是要具備較強的貿易融資知識和產品組合能力;


          三是要有一定的法律背景知識和運用能力,了解國際、國內市場的法律及信用環境,外管政策等;


          四是要對各類技術的特點,優勢和應用領域有一定了解。這類高素質的復合型人才相對稀缺。


          三、打通供應鏈金融建議“兩個重構,一個加強”


          目前我國供應鏈金融雖然發展勢頭猛烈,但仍處于探索階段,從銀行業金融機構內外部兩方面來看,市場、政策和科技三方合力助推供應鏈金融的發展與創新,多主體供應鏈金融生態圈初步形成。


          從外部視角來看,龐大的中小企業群體在應收賬款、存貨和預付賬款等環節存在巨量的融資需求,政府有關部門相繼發布推動供應鏈金融發展的系列政策并逐步破解實操難點,金融科技的發展與引入等為供應鏈金融的優化與提升注入新的動能。


          從內部視角來看,對于金融機構本身而言,進一步強化 “兩個重構,一個加強”是打通供應鏈金融任督二脈的關鍵。


          (一)重構風險管理體制


          交易銀行業務的特點,要求由傳統的對授信主體控制向以全程管理、關鍵環節操作控制為主的風險控制手段轉變。


          從客戶和交易兩個維度入手,不能僅用傳統的財務指標來衡量供應鏈金融業務,而應當引入新的企業背景和交易實質信息作為風險管理體系的評價標準。


          通過采用客戶與產品相匹配的矩陣式管理模式,可以同時達到風險管理與效益的均衡目的。


          以客戶主體信用風險(基本面)為橫軸,以交易(債項)結構化安排程度(自償性)為縱軸,如下圖所示:

          注:橫軸為“客戶基本面”,縱軸為“授信結構化安排”。


          第一象限的客戶基本面好且愿意接受精細的授信結構化安排。這類客戶是最理想的狀態。但從實踐來看,這類優質客戶通常比較強勢,也是眾多銀行爭取的對象,一般在授信關系中占據主導地位,不太容易接受安排過高的結構化條件,否則,容易導致競爭對手的介入和客戶流失。


          第二象限的客戶基本面較差但愿意接受較精細的授信結構化安排。這類客戶可以尋著“客戶下沉”的思路去開展合作。因為客戶基本面較弱,在授信審批時如僅考慮傳統信貸業務或許較難有所突破。但這類客戶配合意愿較好,可以將客戶下沉,提供較高的結構化授信安排,從一定程度來彌補客戶自身信用風險。


          第三象限客戶基本面較弱同時授信結構化安排較低。這類客戶并不是追求發展的目標客戶,需要重點防范風險。


          第四象限的客戶,基本面好但接受結構化安排的程度較低。這類客戶可以按照“產品擴面”的思路去開展合作。基本面好的優質客戶在合作初期占據強勢地位,建議先從提供貸款等不依賴交易的融資產品入手,開展合作后逐步挖掘客戶的潛在需求和潛能,為客戶量身定制一攬子的金融服務,從而增加客戶黏性。


          交易銀行業務的復雜性和時效性要求我們需要采取更加精細化的風險管理手段,拉近前臺業務營銷與中臺風險管理的距離,對市場和客戶需求做出快速精確的反映,同時要對整個業務過程進行直接的、全方位的控制。我們要將客戶營銷、產品研發和管理、授信及貸后監控等資源進行有效整合,實現前中后臺的戰略協同,提高綜合競爭力。


          (二)重構供應鏈運行機制


          供應鏈運行機制涵蓋市場營銷機制、業務管理機制、業務運營機制,筆者認為需要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重構:


          一是建立供應鏈批量市場營銷的管理機制。傳統信貸業務市場營銷呈“點狀”,逐個客戶進行營銷,營銷成本高。目前供應鏈業務市場營銷呈 “由點及面”,通過核心企業批量營銷其上下游客戶,將市場營銷嵌入交易場景中去,這就要求金融機構市場營銷觀念相應的轉變和營銷管理機制的建立。


          二是建立適應供應鏈業務全流程控制要求的管理機制。銀行單純作為資金方出現并非銀行的初衷,實現物流、信息流、資金流、商流四流的可視化和全過程的風險管控才能讓供應鏈金融風險管理回歸本源。這就要求銀行由傳統的對授信主體控制向以全程管理、關鍵環節操作控制為主的風險控制手段轉變,明確崗位職責和管理流程以及人力資源、科技和組織構架上的支持。


          三是建立涵蓋前中后臺的供應鏈專業化運營體系。交易銀行業務的復雜性和時效性要求我們需要采取更加精細化的風險管理手段,拉近前臺業務營銷與中臺風險管理的距離,對市場和客戶需求做出快速精確的反映,同時要對整個業務過程進行直接的、全方位的控制。我們可以將客戶營銷、產品研發和管理、授信及貸后監控等資源進行有效整合,實現前中后臺的戰略協同,提高綜合競爭力。


          (三)加強人才隊伍實踐能力培養


          由于供應鏈金融業務的復雜性,涉及科技、法律、信貸、市場等多方面,并且對理論能力和實踐能均有較高要求,亟需具備以上能力的復合型人才。


          但是目前國內外一些高校雖然已將供應鏈金融作為物流管理等相關專業的一門課程,但均并未成為獨立專業,培養的相關專業的學生掌握了理論知識,但是實踐經驗欠缺。


          金融機構培養的人才實踐能力較強,又缺乏系統理論支撐。供應鏈金融涉及領域較多,所以筆者認為培養專業性、綜合性人才的有效途徑是實踐和理論相結合,作為金融機構應在人才培養上大膽創新,積極與企業、地方政府、學校和行業協會等合作,盡快培養出一支具備國際化專業視野、復合型知識結構和應用性技能水平的專家型人才隊伍,從而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專業化和精細化經營管理。


          筆者認為,熱點之下的所謂的“區塊鏈+ 供應鏈”雙鏈融合金融創新的方向是正確的,發展也是一個持續和艱巨的過程。打造具有普適價值的供應鏈金融新模式,既需要銀行及生態合作伙伴的多方協作共贏,更需要政府各部門監管下的鼓勵支持和正確引導,只有守正創新,方能行穩致遠,科技賦能的供應鏈金融才能飛入尋常百姓家。


          相關推薦

          国产成人免费AV不卡_亚洲中文字幕久久精品无码喷水菊竹_国产精品无码在线看_欧美亚洲尤物久久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