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flefl"></acronym>

    <tr id="flefl"><label id="flefl"></label></tr>

      1. <track id="flefl"></track><track id="flefl"><ruby id="flefl"></ruby></track>
        <p id="flefl"></p>

          U&I GROUP :“離岸島‘變天’所引發的跨境合規反思”

          2020-01-20 15:01:58   內容來源:未知來源

          U&I GROUP  創始合伙人/CMO邊疆


          來源 | 貿易金融(trade_finance)、中國貿易金融網、環球交易銀行網


          2019年12月13日,U&I GROUP 創始合伙人/CMO邊疆以“離岸島‘變天’所引發的跨境合規反思”為主題在第四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上發表了專題演講。


          會后,我們對邊疆進行了專訪,并將此次專題演講的要點整理如下:


          中國接下來將進入一個更加開放的時代,所以我們相信越來越多的中資企業會站在全球化的國際舞臺上作為參與者、創新者、乃至領導者。當然,在變革和創新的過程中勢必要注重規范。


          因此在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到全球經濟融合變化的進程之中時,對于與會的各家交易銀行來講,我相信合規的相關問題以及對應的關注點也會越來越明顯。所以今天我主要從跨境業務的合規層面與大家進行探討和交流。大家可能感覺我主講的標題“離岸島變天,所引發的跨境反思有些危言聳聽。因此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將由淺入深地與大家解析“變天”的影響。


          首先相信在座各位都比較清楚,在跨境業務實踐中,我們越來越多的與像英屬維爾京群島、開曼、百慕大這樣久負盛名的離岸司法區域打交道??v觀中國在改革開放后40多年的發展進程,越來越多的中資企業因跨境剛需受政治、經濟、地理、人文等因素的綜合影響,會在跨境投并購、貿易、資本運作、品牌國際化等業務規劃、運營及管理中,去基于特定需求頻繁利用上述提及區域的特定法制、稅制和金融監管等特殊優勢,并進行對應的架構設計及落地。


          而對于這些區域不同類型的企業,我們通常稱之為特殊目的公司,也就是"SPV"或“離岸公司”。而可想而知,隨著企業對此類架構的依賴度越強,在架構使用過程中不乏有眾多企業僅為了實現短期利益而同時缺乏有效的合規指導,去粗方式地進行避稅、轉移利潤等操作,這勢必會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重視,及對此類離岸合規標準的反思。


          因此大家才發現近年來,因為G20,OECD等主要國際組織的壓力,企業利用離岸架構野蠻式發展的年代已一去不復返。


          所以從整個合規層面來講,各位作為銀行在展業時須配合反洗錢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FATF)的調查及監督工作,并切實遵循展業三原則的相關條款:CDD(盡職調查)KYC(了解客戶情況)及KYB(了解業務情況)去合規地開展業務。


          而除了上述反洗錢的工作外,近三年來,特別是國內自2017年開始,受OECD最新頒布的稅務框架政策影響,即大家已逐漸熟悉的全球涉稅信息自動交換準則(AEOI),咱們銀行各部門在協助企業進行跨境布局時,從基礎開戶、融資授信、到投并購等深度業務時,都需要將稅務要素作為合規的主要維度之一,進行對應的CRS工作,如同早年開始金融機構基于美國FATCA進行信息收集和交換的模式,是典型的區域合規向全球合規導向的演變。


          所以接下來我會聚焦離岸島最新的稅務合規政策:經濟實質法案(ES)并通過案例解析的方式,與大家一同剖析“變天”是如何影響交易銀行端跨境合規要素的。


          PPT上展示的是與會各位非常熟悉的Pre-IPO前的過橋融資架構,因此從結構設計和流程上來講,我不在各位專家面前班門弄斧。


          首先我要提到一個時間點,2018年12月。為什么要提這個時間,大家看到的案例是我們在這個時間點前協助企業及銀行完成的,但自2018年12月開始在BVI和開曼層面的企業主體,從合規層面鑒于ES的影響發生了一些新的變化,因此我們重點須掌握這些新的變化會如何影響銀行對企業主體的合規情況判斷。何為經濟實質法案(ES) ?首先它屬于OECD另一項國際合作框架政策: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即BEPS行動下對具體區域的實踐應對。BEPS 有15項行動,每一項行動皆圍繞國際間稅基侵蝕及利潤轉移相關有害行為進行應對延伸。ES法案源于其中第5項行動,即考慮透明度和實質性因素,有效的打擊稅收有害實踐,因此如開曼或者是BVI這類無稅收或名義稅收的離岸區域,變成了國際社會重點關照及監管的對象,使其不斷被迫調整自身的稅務合規制度,以迎合大環境的標準。


          為便于各位更直接的理解,一言以概之就是,企業在推行ES法案的離岸司法區域,如被判定為相關主體,并同時從事相關業務,且須登記為當地的稅務居民,則須對應滿足相關經濟實質的要求。


          更直接的說,基本所有在冊或新設的離岸公司都是相關主體,如案例中的BVI和開曼企業,主要是來判斷及評估這些相關主體,具體從事九大類業務,即銀行、保險、融資租賃、基金管理、純權益控股、商品及服務分銷(關聯貿易)、船舶運輸及總部業務中的哪一類。同時就企業主體是否要申請為當地的稅務居民,或非稅務居民進行確認及說明。從實踐來看,簡單判斷,各位在不同跨境業務中接觸最多的“相關業務”無非為純權益控股業務、總部業務、關聯貿易業務,或基金管理業務。如剛剛案例中提到的BVI及開曼企業,大多對其業務功能的定義皆為純權益控股,即英文原文所說的pure equity holding。但其中對開曼企業的業務判定,可能對ES法案較為熟悉,或對開曼業務功能有更深理解的人,會出現至少兩種判斷情況,即上述純權益控股,又或是總部業務。由此可見,無論企業的業務類型是什么,首要合規步驟,應該是先通過客觀、有合理依據的方式進行業務歸屬的評估,如注冊代理人綜合評估意見,乃至當地律師出具的法律意見書。然后再來決定以何種稅務狀態:居民還是非居民;以何種方式:無須滿足、降低標準(如純權益控股業務憑注冊代理人服務即可滿足要求)、充足適當標準或更高標準(如高風險知識產權業務須提供更多證據資料)來應對經濟實質的要求。


          不建議僅憑常識進行主觀臆斷后,采取盲目的應對方案,以免因判斷不準確,導致主管部門提出更復雜的合規要求。


          其次對于申請為稅務居民或證明為非居民,很多企業妄下定論,譬如企業認為成為居民須滿足ES對應要求,隨之會增加我的運營成本,因此直接說明自己為非稅務居民。那么問題來了?很多人會認為只要向我的注冊代理人在ES備案時說明我是非稅務居民,如中國大陸或香港的稅務居民既可以了。那就大錯特錯,這是對于ES條例沒有基礎認識的合規的風險點。繼續以案例中的開曼公司為例,在完成初步評估后,如企業說明自己是中國大陸的稅務居民,那依據開曼ES法案要求,企業在一個完整的財年提供當地主管部門要求的證明資料。即:supporting documentation,如所在居民區域的稅務申報資料及回執、稅務居民證明書、完稅證明等文件,以此來說明你屬于非稅務居民的合理情況。


          綜合上述兩個ES合規的關鍵點,我們進一步總結。舉個最簡單的例子,銀行在為企業開立無論是NRA、OSAFTN等非居民賬戶后,每年在對賬戶做相關年檢時,基本都需要離岸公司提供一份常規的主體存續的文件,即信譽良好證明(Good Standing)。而之前對企業來講,僅需要在規定時間及時繳納年費即可。但如今,如企業沒有按照ES要求進行對應稅務居民情況登記,則勢必會影響公司的良好存續,出現Non-Good Standing的風險?,F實中,很多企業對于離岸地的經濟實質法還處于一個懵懂乃至不知的狀態,因此對于它們自身已有或新注冊的離岸企業公司,合格法定注冊代理人及專業的顧問機構,就顯得至關重要。至少要確保向企業及時有效地傳達注冊屬地最新且有針對性的政策信息。


          正如開曼政府在近幾日已經明確所有在冊企業須在2020年1月31日之前,完成經濟實質工作的備案(ES Notification)。而如果在截止日前未完成,則會影響企業年檢,乃至進一步影響企業的良好存續。因此給個小建議,各位之后在接觸的客戶涉及到開曼公司時,可以先問他對于開曼公司,是否已進行ES備案?如果企業不知情,甚或沒有去做,則可以直接作為一個合規要點對企業進行快速篩選。講到這里,我想提問一下大家,從我們的交易銀行合規來看,最嚴峻的一個情況是什么?那就是在客戶也不清楚,我們銀行又很難去有效的進行盡調工作時,這個企業被直接除名了。我們在過往的案例中見過很多客戶在沒有繳納年費的情況之下,企業被除名,所以這個企業已經不存續了,但它照樣有相關的非居民賬戶在做相關的金融業務,這是不是非常大的合規風險?因此從新的經濟實質法角度來看,因為相關的合規維度又提高了,


          所以企業在這些離岸屬地設立的公司如果沒有在規定期限內完成相關工作,那最終的結果一定是被除名。

           

          各位在做反洗錢盡職調查的時候,會去看資金來源,會對客戶資金的流向和使用進行把控,但是希望大家不要忽視這些境外主體存續的情況,因為主體沒有了,資金來源再干凈,那勢必也將產生更大的風險。

           

          為大家詳細梳理了這么多知識點,簡單談下我們U&I GROUP具體是如何從四個維度為企業提供綜合跨境規劃服務的。首先是注重基于合規相關的法律服務;其次是具體情況具體分析提供對應的財稅規劃;第三個則是聚焦執行落地的商業架構服務;最后是通盤考慮綜合要素,提供標準加定制的財富規劃業務。


          最后我們回頭來想,近年來,僅是政策的變化,就會導致企業對自身的合規情況進行重新評估,也讓我們銀行端對自身合規的能力進行重新審視。那么未來我們在底層技術變化的過程中,如區塊鏈技術的廣泛推廣,必然要比政策的改變更加容易引發對未來合規的思考。所以在剛剛我們許多銀行提到區塊鏈技術升級應用時,也需更多的從后端去考慮與合規相關的問題。正如我最開始說到,現如今我國企業在全球諸多領域都開始扮演領路人的角色,我們作為資深專業服務機構,在給客戶提供全維度、綜合性的跨境服同時,勢必要以合規為先,并基于實際情況進行靈活應對。十分期待接下來與各位有更多深層次的溝通與交流,并一起攜手,協同共進,為中國企業在全球化舞臺上發光發熱保駕護航。


          謝謝大家!



          相關推薦

          国产成人免费AV不卡_亚洲中文字幕久久精品无码喷水菊竹_国产精品无码在线看_欧美亚洲尤物久久精品